幫助浪浪我選擇台灣巴克動物懷善救援協會-讓愛更美麗

發佈於

認識巴克

去年因緣際會下認識台灣巴克,拜FB所賜,當時我正在研究怎麼讓毛孩子更健康,看到了巴克給毛孩子吃生鮮食材,我好奇的搜尋了相關資料才發現國外早已行之有年,所以我也著手了每天給毛孩子生鮮飲食的計畫,目前已持續半年以上,狀況很好,今年她滿13歲,精神跟體態都很健康,尤其眼神跟口臭都改善了,也不見老態龍鍾的樣貌,我很感激。

關於生鮮飲食的部分,我建議您到他們的官網看看,下次我也會PO一些我自己的菜單,在經濟許可的負擔下做出豐盛的毛孩飲食。

為何參與保育

這是一場漫長的旅途,滿路泥獰與微弱的曙光,就像世界和平的願望一樣,看似風平浪靜實是無時無刻的暗潮洶湧,千辛萬苦築起的沙堡禁不起一刻的浪潮。

保育不是單指流浪動物,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想,我覺得保育就是保護養育這美麗的星球,地球媽媽滋養我們,我們保護她,讓她能再繼續滋養更多的生命,豐富這個世界。

從小就很喜歡大自然的我,關注很多議題後決定從流浪動物這個角度出發,這最貼近我的生活,我是黃金妹妹的拔拔,我體會過純善的愛,我要回報這無私的愛。

我大約2007年開始接觸流浪動物保護組織,認識TNR、黃項圈,也參與幾次的愛心認養活動,擔任過志工組長,實際走過保育場後,才漸漸的有我們是走在同一條路上的感覺。

同道但不同理念,這是勢必然的差異,因為每個人的視野不同,理念與執著便大相逕庭,如果要問怎麼做才是最好的方式,我想此刻沒有標準答案,大家都還在努力,總之就是盡力做好自己想做的,無悔的付出。

做保育是我人生當中,少數花費了許多時間,事後不覺得浪費的事,你每個付出都不會變成多餘,而且那些正向回報不會隨歲月貶值。

正向積極的執行

許多保育場不斷面臨經營困難,大多數來自人性,因為人有慾望,而這份慾望可能超過能力所及,每每看到這些畫面,我都覺得難受,你是個榮耀的奉獻者,為何顧影自憐呢?

我認為愛是需要經營的,而經營脫離不了商業策略,這裡不是單指企業捐款,像綠色和平這種不收企業捐款的單位,我也都以個人名義扣款,因為他們執行的各種任務會牽扯到商業利益甚至政治因素,如果收了企業捐款就難以保持中立,志願者便會失去立場,任務就無法順利執行。

樂貓宅

為何選擇巴克

巴克的收養政策一改台灣保育場的觀念,他做出了市場區隔,只收養受傷、生病的動物,透過醫療救援讓動物恢復健康後再開放認養,他們有很多的合作廠商願意以超低價來提供飲食與醫療所需,這是變動成本,會依收容的動物數量而改變金額,而保育場的地點是固定成本,三番兩次的搬家很折騰,如果因為自己的愛心卻造成鄰居的困擾就會有麻煩上身,目前巴克在三芝的山上設立兩個保育場共超過4200坪,主要分狗王國跟樂貓宅,貓宅也是不關籠的。讓動物們能用自然的方式生活。

狗王國

狗王國看起來很像開心農場,有很多的樹木,腳踩著土地,空間很大,開放式的設計不會聞到惡臭,排泄物也成為天然肥,這場景就像動物星球頻道看到的國外私人動物園一樣,用鐵護網圍起不同區域,按照每隻狗的地域特性分開照顧。那天跟我們介紹的是Jessie,她說每隻狗都有互相討厭的對象,飼養員會記住每隻狗的冤家,每次放風都要區隔避免打架,也有超級不合群的汪汪,牠不要任何朋友,跟誰都處不好,只能單獨隔離~

這裡沒有排泄物的臭味,我帶著妻小來也很適合,隔離網做得很安全,如果想要認養毛孩可以跟協會聯絡進行參觀體驗。

天然的環境
不用刻意栽種,大自然總是給你意想不到的襯托
圍欄是有距離的,認養者可以安心觀察
樂貓宅的Jessie

地面拱形的設施是狗屋喔~颱風下雨的棲身處

這位就是孤傲的獨行者
沿路到這裡的路段都很好開,只有一小段的碎石路,要慢慢開喔~

樂貓宅

相較於狗園,貓屋這邊是秀氣典雅,每隻主子雍容華貴的穿梭著,貌似評量著來者何人,牠們或坐或躺都呈現出淡定高雅的氣質,愛乾淨的牠們也讓環境維持的很舒適,我去的時候沒有聽到貓叫聲,可能結紮後的貓比較不會叫吧!

這種氛圍真的很容易讓人覺得帶一隻回家應該沒問題吧…

牠臉上寫著: 臭小子你擋到我的視線了!
這位主子溫柔大方,氣質偏偏

黑臉配金眼,整個高貴神秘

牠可以任你摸,但牠就是要待在那塊墊子上

巴克的保育場有幾個讓我很認同的地方

生鮮飲食    維持動物自然的生活方式,而且國外有很多長壽的例子,你也不會看到滿地飼料的畫面

計畫收容    維持保育場營運的重點,堅持不易,但不這麼做就無法提供有品質的生活環境

品牌形象    雖然非營利組織,但經營本身就是策略行銷,單靠博取同情的方式絕不能長治久安

保育場不是難民營,它可以成為中途之家,雖沒有很好的照料,但至少暫時從死神手邊搶過來,若長久居住需另想方法,長遠看來還是需有很好的計畫,善用資源,跟經商一樣,要有人去執行每個層面的問題。

志工不是全職的,且保護動物不是要去幫動物洗澡清大便而已,而是在你的能力範圍選擇你想做的事,志工可以分門別類,只要你有資源幫得上忙,或是你有本事讓別人幫忙,這都是可行的,舉凡你家族可能有荒廢在山林的土地可以無償借予,也許你有個小農場餐廳可以順便蓋個貓屋方便民眾認養,也許你是個老師可以在小朋友的夏令營或戶外活動中建議去保育場教育體驗,也許你有自己的部落格、粉絲團可以協助推廣計畫…等等。

我在綠色和平組織的捐助上學到另一件事,他們時常的寄Email給我,報告他們的工作進度,他們有哪些計畫,甚至你捐助的款項都可以專款專用,依照你特別在意的議題去執行,這使我產生參與感,而當任務執行遇到關卡難以突破時,有必要增加費用或是更多熱情的聯合行動,我就會自然的想去投入做最後的支持。

我們是在做意義深遠的事,那是一件偉大的事,保育絕不是用眼淚去換來的成就,必須要有足夠的社會影響力才有未來,立法且厲行執法才是最終目的。

那天跟Jessie聊過,食物並不是保育場最大的問題,而是醫療,寵物醫療是一筆很可觀的支出,我相信愛媽愛爸們都知道,一個小手術就要成千上萬的代價,還不問後續的複診跟藥物,保育場跟動物園都相同要面臨動物年邁的問題,疾病會相應而生,龐大的醫療支出是可預見且不定時的隱憂,我覺得這是可處理的,不一定是義診,只要各取所需就能平衡。

當然,打嘴砲沒有意義,如果你覺得你的資源中有可利用的方式,不妨一起談談,比如藥物廠商、生意不太好的寵物醫院、想退休為社會盡點責任的醫生,或是有能力影響這些人與決定他們命運的你。

就如同社會現實,推動認養計畫中最大的無力感來自品種與體型,保育場最終會成為養老院,殘缺的、生病的不說,大部分成年的中大型米克斯也不受青睞,就更別說流浪很久深諳叢林法則的野犬,牠們的眼神跟態度很不討喜…,所以長期照護是不可避免的事實,如何有效的利用資源是每個保育場都頭疼的問題,不做會心痛,做了也不會止痛,真的需要相當大的耐心,誠心感謝這些保育人士。

我們在這塊土地上長大成人,然後回饋這塊土地,守護這些美麗以復育出更多的生命,這應該是萬物生生不息的本能,生命一直都是有始有終,生死就是地球的循環;這意謂著我們什麼都帶不走,就像我們來時空空,因此在我們有生之年為了更好的生活汲汲於利時,別忘了回報滋養我們的大地,以及與我們互補的萬物們。

謝謝您的閱讀,雖然這是個沉重的課題,但只要樂觀積極面對,我相信一切都會變得更好,喜歡的話請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看到,祝您有美好的一天!


我本身有過敏,鼻子、呼吸道、皮膚都會,我兒子也遺傳了這份特典,呵呵,這讓我們必須比別人更專注才能擺脫不適而得已學習,因此可以很小就開始修練毅力,而成年後免疫系統健全就能改善很多。

那跟愛無關,只要戴口罩、勤洗手就不會有問題,教育從小開始,我不因為他會過敏就大聲嚇阻他或是拒絕他靠近動物,反而是教他如何安全和平的相處,讓他懂得不能因為害怕而欺負動物。

 

臺灣巴克動物懷善救援協會

台灣新北市三芝區芝柏路103號

有關助養,募款活動,贊助的問題請聯絡我們的募款團隊 電話 02-6601-1216
領養的克服電話 02-6601-1245

發表迴響